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特工王妃不好惹

更新时间:2019-03-14 10:52:56

特工王妃不好惹

特工王妃不好惹 小胖子 著

已完结 楚俏澹台云瀚 穿越种田轮回重生修仙宫斗

完结小说《特工王妃不好惹》由小胖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楚俏澹台云瀚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,楚俏,乃骠骑大将军的嫡长女。自出生就加封宁安县主,与摄政王指腹为婚。可谓是贵女中的贵女,明珠中的明珠,却性子软糯。而同名同姓的她,不过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,一朝穿越,成了摄政王妃,开启了王妃的逆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澹台云瀚身形一滞,只觉四肢百骸的热血都滚滚涌动。自负自大如他,岂能容楚俏反客为主?

他右掌扣住楚俏的后脑,恣意侵略着红唇。初尝得一丝甜味,愈发不知足的想要索取更多。

陌生的男人气息以及狂放的侵略让楚俏本能的觉得不安,下意识咬紧了牙关开始挣扎。她使劲推搡着澹台云瀚的胸膛,奈何不但没能将他推开,反被他得寸进尺贴的更近。

澹台云瀚不由得心中窝火,这该死的女人自己送上门来,如今却又要反悔不成?他澹台云瀚看中的猎物,绝无逃脱的可能!他左手抚上楚俏的纤纤细腰,随意将腰带扯下,滑入衣裳内重重捏了一把娇嫩的肌肤。

楚俏吃痛闷哼一声,澹台云瀚趁机挑破齿关,长驱直入。

楚俏极力躲避,奈何无处可躲,他的舌头宛如一条灵巧的蛇,轻而易举的捕捉住她柔软的红舌,纠缠不休。而他的手,从她腰间一直缓缓向上游走,所过之处锦袍寸寸垮下,雪白的肌肤就这样暴露于空气中。

空气中的凉意与澹台云瀚身上的燥热同时传来,冰火两重天下楚俏只觉得一阵战栗,加之吻技卓绝,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,她差一点儿就要缴械投降就此迷失。

澹台云瀚得意的低笑一声,一双凤眼满含讥诮的往往楚俏。他原以为她有多么不同寻常,原来也只是同府上其他女人一般,想来之前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博得他的注意罢了。

这声低笑落在楚俏耳边恍若惊雷,她立时找回几分神志,舌尖轻巧的将他的舌头卷回口腔中,狠狠咬下。

澹台云瀚倒吸一口凉气,连忙撤身向后退了寸许。他啐了一口血沫,面色阴沉的盯着楚俏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”

楚俏怡然无惧,唇角微挑,眉梢一扬满是戏谑的道:“怎么,只许王爷暴戾,却不许本妃反抗?王爷若是压不住本妃,便乖乖在下吧。”

“你?”澹台云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看来他还是低估这个女人了,这般不知廉耻、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得出口,这世上怕是真没有她不敢的事了!

楚俏丝毫不以为意,笑吟吟的贴上前:“我怎么了?莫不是王爷不喜欢这种欲擒故纵的,那王爷喜欢什么样的,我可以慢慢学。”

她这幅模样委实和府中其他女子无异,澹台云瀚只觉得兴致大败,翻身躺在榻上,冷冷突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楚俏眼见计谋得逞,当即拢着衣裳,连鞋也不及穿便下了榻,顺手抄起枕头,连连退避三舍。

澹台云瀚轻吐一口浊气,勉力压下腹中邪火,忽然瞧楚俏动作这般行云流水,就像......就像早就设计好了一般?他猛然惊醒,居然又被这该死的女人给耍了!他咬牙切齿望向楚俏,却见楚俏已从柜子里拖出一床棉被,好整以暇的打起地铺来。

他刚准备开口训斥,转念一想这样岂不是承认自己中计了?这般有损体面的事他决计不能做。

这个女人......澹台云瀚心中又恨又好奇,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一次又一次戏耍他,偏生叫他有怒不可言。

也罢,眼不见心不烦。澹台云瀚退了外袍,双眼一闭,冷冷吩咐道:“熄灯。”

楚俏见好就收,并不打算进一步激怒澹台云瀚,听话的将一室烛光掐灭,安安稳稳缩进刚刚铺好的窝里。她将将把枕头摆正,忽然一只手伸到她面前。

楚俏支起脑袋,疑惑的望向澹台云瀚。

澹台云瀚回望着她,指了指她的枕头。

楚俏恍然大悟,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没有了。”说罢下意识将枕头搂紧怀中。

澹台云瀚眉头又拧作一团,他索性侧着支起身子以便与楚俏对视:“大婚那日皇兄赐下的一对鸳鸯玉枕如何只剩一个了?”

楚俏对答如流:“我一人睡要一个枕头就够了,这玉枕空着占地儿,我让丫鬟们将它收到库房去了。”

她这话是怪他平日不来呢,还是暗示他以后都不用来了?澹台云瀚一口气堵在胸口,面色又沉了下来。

楚俏虽面色无改,却做贼心虚的裹紧被子。难道他发现自己将玉枕拿去典当了?不可能吧,偷偷翻墙出去典当东西时她可是小心又小心,以她的身手,普通侍卫定然发现不了。

楚俏忽然想起鲁迅先生从说过的一句话:“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。”澹台云瀚显然不会是后者。

算了算了,本是她典当了玉枕在先才生出这祸端,为了睡个安稳觉就让他这一回吧。楚俏如是想着,不情不愿坐起身,将怀中玉枕塞到他手里:“喏,给你。”

澹台云瀚忽然一愣,继而挑眉问道:“忽然间如此乖巧,王妃这又是唱的哪出?”

不识好人心!

“不要算了!”楚俏眉头一拧,顺势便要将玉枕拉回来。澹台云瀚死死握住一端,用力一带,楚俏的身子便向他倾斜而去。

只听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楚俏的额头磕头在了榻沿上。她吃痛轻嘶一声,正欲抬手揉揉头,澹台云瀚却抢先她一步。

“啧,真笨。别动。”澹台云瀚的指尖有一层薄茧,划过她额头时却是轻柔缓慢的,一圈圈打着转,以防伤口淤血而肿青。

楚俏没好气翻了个白眼:“你以为这是谁害的?”

澹台云瀚不以为意一耸肩:“谁让你同本王抢枕头了?”

楚俏深吸一口气,耐着性子道:“这是栖鸾殿,这枕头是陛下赐给我的。我方才让给你,纯出自一片好心。”

“好心?”澹台云瀚指下稍稍用力,楚俏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他忍着笑意戏谑道,“这整个王府的是本王的,你也是本王的,所以这枕头自然是本王的。”

楚俏皱着眉头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是你的妻子,不代表我是你的。”

澹台云瀚反问:“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?”

楚俏刚想向他普及一下男女平等论、人身自由论以及夫妻婚姻法,但额头上阵阵疼痛传来,让她立马放弃了这个愚蠢的想法。

她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要生气,毕竟如今身处的就是一个女权低下的社会,男尊女卑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,不是她一言一行能影响的。

楚俏拨开澹台云瀚的手,认真的道:“自然不同,日后你就懂了。”她说罢,也不顾澹台云瀚疑惑的目光,自顾缩回被子里躺好,背朝澹台云瀚道,“我困了,睡吧”

楚俏刚刚穿越过来总是辗转难眠,加之这几日忙里忙外又思前想后,委实是累的不轻,尽管没了枕头,仍旧很快便昏昏沉沉睡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种田小说
  2. 轮回重生小说
  3. 修仙小说
  4. 宫斗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