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职场 > 掌上甜妻:神秘老公深深宠

更新时间:2019-03-06 09:21:24

掌上甜妻:神秘老公深深宠

掌上甜妻:神秘老公深深宠 江星萝 著

连载中 明幼音战云霆 青春校园科幻古言

明幼音战云霆是《掌上甜妻:神秘老公深深宠》里的主角,它的作者是江星萝,小说主要的讲的是:十二年前,她说服父亲收养了他。十二年后,他害她家破人亡。他决然解除婚约,逼她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。她傲然离开,不为他许出的五斗米折腰。眼见她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优秀的男人,他醋海翻波,心急如焚,使出浑身解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她没养过宠物,但听说,猫狗大多都不喜欢洗澡。

小五却是个例外,乖的不行,趴在浴缸里,由着战云霆给它打沐浴露,洗了一遍又一遍。

洗完之后,战云霆把小五吹干,回头问明幼音,“愿意让小五陪你睡吗?”

明幼音愣了下,顿时惊喜的睁大眼睛,“可以吗?”

战云霆点头,“卧室?”

“这边这边!”明幼音欢喜的像是中了奖,在前面带路。

战云霆抱着小五,把小五放在明幼音的床上,拍了拍小五的脑袋。

小五乖乖在明幼音的枕头边趴下,看着明幼音叫了两声。

明幼音被它萌的不行,把饭碗丢在一边,扑过去,在它脑袋上狠狠亲了几口。

“我去洗澡!”想到晚上可以抱着小五睡,明幼音兴高采烈,把碗冲干净,洗了个战斗澡,非常速度的回到卧室。

战云霆说:“锁好门,我睡沙发。”

明幼音愣了下。

这是……怕她晚上晕过去没人管,留在家里陪她?

她怔怔看着男人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男人关上门,隔绝了她的视线,在外面敲了敲门板,“锁好门。”

明幼音傻傻的反锁了门,盯着门锁看了一会儿,回到床上。

小五钻进她怀里,拱着她的脖子,撒娇似的“唔唔”叫了几声。

明幼音终于回魂,抱住小五,把脸埋进小五香喷喷的软毛里,闭上眼睛。

半夜,她睡的正香,被轻轻敲门的声音惊醒。

她猛的坐起身,问:“谁?”

片刻后,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,“睡吧。”

门外响起脚步声,又很快归于平静。

明幼音发了会儿怔,忽然笑起来。

这是……怕她晕过去?

这个男人真是……要怎么形容呢?

外冷内热?

她重新躺回枕头上,抱着小五,不住的傻笑,闭上眼睛,觉得自己像是地震中的灾民,她睡在帐篷里,帐篷外睡着保家卫国的人民子弟兵。

虽然像是深陷绝境,却有种特别的安心。

明幼音一夜好眠,自从家中出事,第一次睡的这样安然香甜。

以至于第二天醒来,她抱着小五不愿撒手,犹豫着要不要养条狗。

可是心动了半天,想到叶启寒,一下歇了心思。

她若是养条狗,一定会被叶启寒抓去做狗肉火锅。

她还是不要祸害人类最好的朋友了。

战大哥和小五,她也要少接触才好。

她竭尽所能,做了一顿她能做出来的最丰盛的早餐,招待了战云霆和小五。

吃过早饭,战云霆带着小五离开,一人一狗没乘电梯,从楼梯走下去。

明幼音趴在扶梯上,看着战云霆带着小五进屋,她才回家。

把自己打理清爽后出门,先去医院看了爸爸和弟弟,然后去公司上班。

今天运气不错,中午没安排,在公司食堂吃了顿安稳的饭,晚上锦上酒店再战。

今晚的客户比较难缠,一瓶半白酒下肚,那个客户还在东拉西扯,眼睛一直色|迷|迷的盯着明幼音,大有揩不到油喝多少酒也不签约的劲头。

明幼音瞧着心烦,借口上洗手间,出去透气。

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补了个妆。

她肤质极好,白里透红,娇嫩的花瓣儿一样动人,所以平时她从不化妆,只有工作时才化。

工作时,她不但化妆,而且化浓妆,将她的毓秀清灵,全都掩于浓妆之下,不见干净空灵,只余妖冶绮丽。

她以前非常不喜欢化妆,现在却爱上了化妆。

妆容让她觉得自己戴上了面具。

画上浓妆的她,仿佛不再是她,而是另一个人。

所谓自欺欺人,大概就是如此了。

唇上涂上艳丽的口红,看着镜子里变得有些陌生的女孩儿,明幼音缓缓吐出一口气,将口红扔进手包,离开卫生间。

走到拐角处,灯忽然灭了,她心头泛起一阵不祥的预感,拔腿就朝光亮处跑,却因为最近身体虚的厉害,又喝了太多的酒,手软脚软,没跑几步,就被一记手刃劈在后颈。

她眼前一黑,朝地上倒去。

晕倒前,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:又来?这次是谁?

不知过了多久,她从酒店的大床上醒来,睁眼看到的,是叶启寒那张英俊到可以让人尖叫的帅脸。

动了动手脚,脚是自由的,手被领带绑了。

她看着叶启寒,娇娇的笑,“一样的招数,叶少怎么能用两次呢?多降低您的格调。”

“上次不是我,”叶启寒摸摸她的脸蛋儿,笑的比她还好看,“宝贝儿,上次绑你的人不是我,救你的人才是,这样说起来,你还欠我一次救命之恩,不如今晚就以身相许了吧?”

明幼音目光锁着叶启寒笑的慵懒动人的脸,“叶启寒,面具戴了十二年,你不累吗?”

以前的叶启寒,雍容尔雅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如今的叶启寒,懒散无谓,透着一股邪气,像个雅痞。

同样的人,不同的气质,像是被人魂穿了,判若两人。

为了达到他的目的,他装翩翩君子装了十二年,也真是难为他了。

“还是那句话……”叶启寒捏住她的下颌,唇角微勾,笑的像个妖孽,“我会有今天,都是拜你父亲所赐!如果不是因为你爹杀了我爹,我又怎么会流离失所,戴上面具,去你们家讨生活?”

明幼音收起笑意,轻呵了一声,“叶启寒,你肯定弄错了,我爸不会杀人,就算他真杀了人,也是那人该死!”

“我的大小姐,你还是这么牙尖嘴利,自以为是,”叶启寒使劲捏了捏她的下颌,目光在她绝美的脸蛋儿上流连,语气轻佻,“亲爱的,你看今晚气氛这么好,咱们不谈那些煞风景的事,还是谈谈待会儿咱们用什么姿势……你是喜欢男上,还是女上?”

“叶启寒,你还真是贼心不死,”明幼音嗤笑,“不过我劝你还是死心的好,昨晚割破的是你的皮肉,今晚割破的没准儿就是你的喉管,不想死就离我远点!”

叶启寒失笑,捏捏她被绑着的手指,“能伤人的猫爪已经被我绑了,我倒是信你想割破我的喉管,只是,你行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青春小说
  2. 校园小说
  3. 科幻小说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