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纵情

更新时间:2019-01-21 17:25:25

纵情

纵情 江晚晚 著

连载中 辛澜陆湛北 修仙幻想豪门世家江湖恩怨

精品小说《纵情》由江晚晚最新写的一本现言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辛澜陆湛北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为了生存,我成了世人眼里最唾弃的女人,为金钱名利求欢于男人身下。圈里的姐妹都叫我一姐,殊不知,一路走来艰辛。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一怔,“可你弄进去了,会怀孕的。”

“怀了就怀了,现在睡觉。”

金主没给我多说一句的机会,一把把我拽进他怀里,立马关了灯。

圈子里曾经有个妹子,偷偷怀了孩子,背着金主找了人家老婆想逼宫上位,结果被人老婆打到流产不说,子宫都给摘了,一毛好处没占到,后半辈子基本也毁了。

怀孕对一个情妇来讲,就是把自己全部压上的一场豪赌,要么跌落泥潭这辈子再难翻身,要么母凭子贵跳上枝头变凤凰。

我被他抱着,一动不敢动,生怕惊扰了他,却被他的话闹心的一夜都没睡。

第二天中午顶了对熊猫眼伺候着他起床去局里,刚帮他打好领带,金主忽然抓住了我,对我说,“收拾几件衣服,跟我出趟远门。”

我一怔,“出远门?”

金主点头,语气难得的温柔,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,“广东那边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,顺便带你去玩一玩。”

我收拾了几身内衣和裙子,剩余没有的去了那边可以买,广东那地方,对曾经的我来说,是场噩梦,可跟在金主身边坐上飞机的那一刹,心里除了忐忑还有的是一份期待。

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出了机场就有车来接我们去酒店,车牌是清一色的八,一停在我们面前就感觉出来周围不少观摩仰望的视线,都在猜测着金主是谁。

金主素来低调,竖起衣领挡住了半张脸上车,全程没开车窗,似乎这次来还有点公务性质,除了我们随行的还有他几个下属。

一直在酒店待到八九点的样子,才换了便装在酒店门口集合。

金主换了一身半休闲的西装,头发用发胶固定全梳到了后面,我很少见他这副打扮,特别有男人味,我没忍住一路上偷亲了他好几口,他每次抓着我的手让我别闹,脸上却是说不出的宠溺。

到了地方,我才发现他带我去的是一家赌场,门面不大,看着挺低调的,进了门七拐八弯到大厅才发现这里面的豪华,比我之前去过的任何一家都要逼格高的多。

很快有服务生点头哈腰的凑上来,带我们进场,我们上了楼,他手下的人换了几百万的筹码,几个人纯像只是来玩玩的找赌桌下注。

不得不说的是,金主的手气是真的好,进去没到半小时,他只是随便下了几桌,手里的筹码已经几乎翻了一翻,我也没见他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全是押大小而已,他只是眼睛一瞄,回回押中。

没等我们继续玩下去,很快有人拦住了我们。

“这位先生,我们老板说您很合眼缘,邀你上钻石包玩两把,可否赏个脸?”

我不是没听身边的人说起过,赌场里出老千的各种黑幕,道上有那么句话,十赌九输,无论你去哪里赌,最大的赢家只可能是赌场的老板。

赌场这勾当,没点黑势力还真开不下去,黑吃黑的这种事,多了去了。

我眼里有担忧,金主看出来了,他冲我摇了摇头,“人家诚意邀请,我也不能拂了面子,你自己找桌玩会,赢了算你的,输了我担着,注意安全,有事打电话给老陈。”

说完,他把手里的筹码分了我一半,捧在手里有点沉,少说有两三百万。

金主跟那人去了顶楼的包厢,他手下的人从一上楼就不知道去了哪,我闲的没事,随便找了个桌跟在一边下注。

曾经有算命瞎子给我算过命,说我命里有桃花劫,一生都纠缠在一情字上,而且这辈子最不能沾赌,十赌九输,当时我还觉得就是一神棍,这下全在赌桌上应验了。

没多久,桌上的筹码矮了一小半,周围的人看我都像送财童子,哄着我继续,下完最后一把,我二话没说,收了筹码,不准备玩了,还没走到休息厅,发现刚刚做我旁边的两个人尾随了我一路。

我蹙眉,“你们跟着我有事吗?”

那两个人见我发现了,不仅没半点心虚,反而更过分的朝我靠近过来,一脸贪婪和猥琐,“没事啊,就是看妹妹一个人在这里玩多寂寞,不如哥哥带你玩啊,哥哥场子里有人,保能帮你把输的钱都赢回来。”

我脸色一冷,警惕的后退了一步,赌场往往是所有娱乐会所里最乱的地方,有真正有钱来玩几把找点乐子的大老板,更有借了一大笔高利贷想全来搏一搏的亡命之徒。

前者要面子,哪怕输了也不会怎样,后者就不一样了,输钱输红了眼,什么事都干的出来。财不外漏,金主给我的筹码太多,再加我又只是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,这两个人赫然已经盯上我了。

“现在有点累,想休息一会,要不等我休息好了再找两位哥哥带我一起玩吧。”

我娇声说着,不想再给他们纠缠的机会,转身疾步往人多的地方走,其中一个刀疤脸马上冲上来拦在了我前面。

“小娘们心思倒活络,跑的掉嘛。”他冷笑了一声,伸手就来抓我,我吓了一跳,甩手就把我的包往那个男人甩过去。

今天出门的时候随手就拿了个这个包,外面一圈全是铆钉,平时我不小心撞在腿上都觉得疼,那一下扔过去,那男人躲都来不及躲,直接砸到了他脸上,耳边顿时炸开一句惨叫。

我瞅准机会,转身就跑。

“臭娘们,你找死!要被老子抓到了,把卖你到东莞做鸡。快点去给我追!”

那男人骂了一句,他同伙吆喝了一声又来了几个人一块追在后面。

我吓得一步也不敢停,二楼的地方就那么大,无论躲哪迟早都得被他两抓到,我想给金主打电话,却发现手机在包里。

我只能顺着安全通道一路跑到了顶楼,再没楼梯可以走,我一出安全通道的门,就看到几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站成两排,更严重的是我看到好几个人手里拿着的那玩意,是枪!

所有人都因我的出现,盯向了我这边,目光严峻的,仿佛我再往前一步,就能被他们打成马蜂窝。

我被眼前这阵仗吓得跑也不是,退也不是,僵持没十秒,后面的门再度被推开。

刀疤脸骂骂咧咧的追上来,冷笑道,“跑啊,怎么不跑了。”

我脸色一白,本以为他会忌惮这些穿黑西装的人,没想到他们居然认识,他让手下的人抓住我,说完还上去给为首的人发了支烟,“这小娘们挠了我的脸,没想到一路追着居然跑顶楼来了惊扰了你们,真是不好意思,我一会带下去肯定好好教训他。”

那人接了他手里的烟,教训了一句,“兔崽子,赶紧带下去,一会要惊扰到了林爷的贵客,小心了你的皮。”

“是是是,我这就带下去。”刀疤脸点头哈腰,立马让我把我抬下去,我不停挣扎,想叫救命,却被他手下的人拿胶布粘住了嘴,眼看着我要被带下楼了,我用力瞪着,把高跟鞋甩出了好几米远,把里面一陶瓷的工艺品撞摔了下来,弄出不小动静。

“骚娘们,你再动弹一下信不信爷把你腿给剁了。”刀疤脸脸色一沉,一巴掌抽在了我脸上。

我被抽的头晕眼花,一阵**辣的疼,却真的没敢再动。

广东不比上海,这里的混子都是刀尖上舔血不要命的那种,我丝毫不怀疑,我要再来一下刀疤脸绝对能马上废了我腿。

我绝望的放弃了挣扎,就在我以为今晚绝对要失身在这人手里的时候,突然一阵声音打断了我们,“搞什么东西呢,不知道三爷和林爷在里面谈正事么?”

“怎么有个女人。”那人说着,忽然朝我们走过来,刀疤脸阴狠的瞪了我一眼,挡在我身前低头哈腰的赔笑,一个劲的道歉。

“薛总,不好意思,真是不好意思,手下弟兄没注意,让一小娘们跑上来了,我们马上下去,马上就下去。”

“哼,怎么办事的,还不赶紧带走。”那人冷哼了一声,语气里尽是不耐烦,刀疤脸一个弯腰,我正好看清那人的脸。

第一眼只觉得眼熟,脑袋里有画面一闪而过,我一下子想起那人是我和金主去慈善会上遇见的地中海,我猛瞪大了眼睛,一个劲的呜咽,引起他注意。

刀疤脸不耐烦的一巴掌想抽下来,地中海扫了我一眼,惊奇的出声,“咦,这不是......”

我眼神朝地中海求救。

刀疤脸手一顿,停在半空中,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,“薛总认识她?”

“认识,自然是认识。”地中海咧了咧嘴,脸上的笑容却是意味不明,转身压低声音打了个电话,不一会里面的门便开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修仙小说
  2. 幻想小说
  3. 豪门世家小说
  4. 江湖恩怨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