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狂妃嫁到,邪王请接驾

更新时间:2019-07-10 14:42:38

狂妃嫁到,邪王请接驾

狂妃嫁到,邪王请接驾 清茶 著

连载中 宋渺渺慕容淮 女强虐恋情深虐恋冤家

小说主人公是宋渺渺慕容淮的小说是《狂妃嫁到,邪王请接驾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茶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,是中医界大佬,医术针灸妙手回春;却因一场意外穿越成了一个废柴丑女?大婚前夜被人毒死,大婚当日被人连棺带尸抬进了昭阳王府。再次睁眼,强势归来,山鸣谷应,风起水涌。废柴?手握圣医宝典,炼就绝品丹药,天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慕容淮讥讽的一笑,搂着宋渺渺径直离去。

“不必!本王吃不起!”

饱含寒意的磁性嗓音,不禁让众人齐齐的打了一个寒颤。恐怕宋庄要惨了,竟敢得罪昭阳王府。

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

昭阳王府可是北冥国不敢随意侵犯的存在。别说是世家了,就是连当今皇帝也要礼让三分,面子上过得去。

不知不觉间,在众贵人间便有这种说法。宁可得罪皇帝,也勿得罪昭阳王。前者你最起码知道什么时候死;后者你只能心惊胆战的等死!

慕容淮既然说不吃,那便没人敢拦着他。他一手搂着宋渺渺,一手背在身后,高深莫测的笑着,独留下一道英俊的背影。

宋潇潇看着慕容淮修长的身姿,一套上好的丝绸,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的紫色长袍,更显得身份高贵,不可高攀。

但宋潇潇自认不会比不过宋渺渺,看着瑟缩在王爷怀里,她就恨不得王爷怀里的那个人,换成是她。高攀什么的,都是不存在的,既然宋渺渺都行,为何她就不行?

她自从第一眼看到慕容淮的时候,便被他那英俊的容颜,高贵的身姿给倾倒了。之后的每一次,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,便满眼皆是他。

此一生,唯君不嫁。

所以,皇帝的一道圣旨,恍如一道惊雷,劈得她不得不亲自去找宋渺渺。她说了很多,恐怕现在她的那个傻子妹妹,也知道她心里的那个人是王爷了吧!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她呢?不过,既然死了,为什么不给她死得透彻一点!

“嘶~”

宋渺渺抽人的心都有了,背后的伤很痛,但更痛的是她的心。不,确切点的来说,是原主的心。

实在是没想到她那个好父亲,既然会亲自动刑。这下子好了,前段时间的伤还没好,现在又伤上加伤,她怎么命就那么苦呢。

宋渺渺自然没忽略身后的那道阴狠的眼光,不过那又怎样,盯一下又不会死。倒是让她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。

“没事吧?轻点!”慕容淮深情的看着宋渺渺,搂着她的动作变得更温柔,更加轻,仿佛她就是他的珍宝。

想到这,宋渺渺不禁一股凉意顺着颈椎爬起,晃了晃脑袋,把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抛开。随即配合的道:“王爷厚爱,妾身不碍事。”

演戏,宋渺渺可是专业的。看着慕容淮的表情,宋渺渺瞬间明白他的意思,相当配合。知道慕容淮要演,不认输的她当机立断的便挤出两滴泪珠,要掉不掉的悬在睫毛上。

慕容淮惊愕一闪而过。

这个女人,果然不简单!

这个念头不止一次浮现,不过慕容淮向来喜欢聪明人,更喜欢不简单的聪明人。若是太蠢的,他还未必看得上。

“怎么可能不碍事,你看看,衣服都渗血出来了。”话罢,慕容淮作势要去掀开宋渺渺的衣衫。

这个女人太镇定了,慕容淮想看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。一时兴起,直接把手放在她的衣摆处。

“什么?”宋渺渺故作惊慌的道,她自然知道慕容淮的手,放在了哪里。可是在现代的她看来,不过就是露多了一点跟露少了一点的区别,可是古代最是重视礼仪,最是喜欢把“不知羞耻”放在嘴上,宋渺渺明知这是一次试探,也是一道难题,可是上有对策下有良策。

“哎呦!不行我晕血。”宋渺渺刚说完,便顺势倒在慕容淮的怀里。

慕容淮的手就那么不尴不尬的放在衣摆处,他自然知道宋渺渺是有意装的。可这里这么多人,他若是揭穿她,不正是打自己脸吗?

如此一想,慕容淮脸一黑,搂着宋渺渺抱也不是,扔也不是,就那么笔直的站在大门口。

夏月大概看得出慕容淮的不对劲,忙上前扶过宋渺渺道:“王爷,奴婢扶王妃上车,伤口上车躺着比较舒服。”

慕容淮便顺势把宋渺渺从怀里掏出,塞到夏月的手里。复又一脸杀气腾腾的道:“你们最好保证王妃没什么大碍,若是有,你们便等着本王秋后算账吧!”

宋家祥看着王爷没有半点开玩笑的表情,忙道:“草民知错了,求王爷恕罪!王妃吉人自有天相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”

慕容淮也无意去责斥宋家祥话语中的颠三倒四,挥袖冷哼一声,便上了马车。

一群人看到王爷一行远去,忙跪下高呼:“恭送王爷!恭送王妃!”

宋潇潇尚不死心,要跟上前去,被宋夫人眼直手快的拉了下去。

“娘!”宋潇潇不甘心的喊道。

“闭嘴。”宋夫人咬牙切齿的道。

宋渺渺三日回门,才刚来,便急匆匆的回去,给宋庄闹出这么一出笑话,宋夫人如何不恨。

不过再恨那又能如何?那可是王爷,向来他说一,北冥国找不出第二个敢说二的人,即使有,那大概已经下去陪着阎王喝茶了。

马车上,慕容淮的视线便没有离开过宋渺渺身上。他再想,她可以装到什么时候。

宋渺渺自然也察觉到一道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不散,这让她很不舒服。本来伤口就疼了,还要被人这般盯着。

但她还没有忘记自己这个时候还在演戏,而且还要装作胆小怕事的样子。

为了戏可以演得更逼真,宋渺渺遂忍下了慕容淮的目光,心里直把他当小人扎。

半响,马车行至三分之一,宋渺渺才装作刚醒过来的样子。

只见,一张美艳绝伦的脸上,鼻翼轻轻的煽动一下,然后略长又卷的睫毛下,一双灵动的眼睛忽的一下便睁开了。

慕容淮此时正面对着这张艳脸,想得出神。他自然看到这女人在幽幽转醒,可是看表情应该是轻轻的试探着张开眼睛,而不是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,死死的瞪着他呀!

慕容淮着实吓了一大跳,之后略微有些尴尬,毕竟这可是第一次他看一个人的脸,特别是一个女人的脸,看到入神。

“王爷,你……妾身……”宋渺渺故意茫然又无措的道。

“本王怎么了?”尴尬过后,慕容淮一下子便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:本王看自己的王妃怎么了?

“王爷这么看着妾身干嘛呢?”宋渺渺扭扭捏捏,抬起羞红的脸颊,娇滴滴的道。

“没什么,就是没想到王妃既然睡觉会流口水。”慕容淮波澜不惊的道,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,但是细看他的眸底,既然带着一丝嫌弃。

就是这一丝嫌弃,让宋渺渺无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看到慕容淮嘴唇勾起,带着一抹邪笑的看着她。

这下,宋渺渺的脸颊就真的从刚刚故意装的红,变成了一脸霞红。她就知道,不应该相信这王爷的话,看着帅,肚子里一堆坏水,腹黑到底。

“你……”个王八蛋。

可惜后半部分宋渺渺不敢骂出口,只能在心里腹诽一番,然后低头看着自己躺着,而王爷还坐着,有点不好,便悄悄的挪起身体,坐了起来。期间老是不小心碰到伤口,宋渺渺差点破口大骂,若非是这里坐着一尊大佛在此,她都想把衣服脱了,看看这伤口,到底被打得多严重。

“躺着舒服。”

“啥?”宋渺渺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“回府疗伤。”话出口,慕容淮不禁呆愣了一下,为什么他要多嘴跟这女人说躺着舒服,这话是他应该说的吗?不过搞不明白的事情,慕容淮也不愿多想,只是一脸冷漠的换一句话道。

“哦!”宋渺渺就知道她一定是幻听了。慕容淮怎么会那么好心好意的说那话,她都差点傻眼了。

两人相顾无言。

宋渺渺向来最喜欢没事找事做,既然对面王爷没话说,她总也不能没话找话说。特别是那是一尊大爷,更没什么好说的了,遂靠在车窗边,拉起窗帘一角,从那一角的缝隙里,瞧着外面的场景。

果然,最繁华的——莫过于都城。

穿越过来的这段时间,宋渺渺只呆在王府里面,还不曾出来过。对于府外的一切,也只是从原主的记忆里,提取的只言片语。

如今真的看到这繁华的大街,一切应有尽有,让她看得都有点眼花缭乱起来。

“糖葫芦~糖葫芦~”

商人的叫卖声,不禁让宋渺渺眼前一亮,这是——糖葫芦!

比起以前吃的糖葫芦,这里的糖葫芦只能让宋渺渺想起:绿色,原态,无污染。

宋渺渺的一举一动,自然没逃过慕容淮的眼睛。看着那双灵动的眼眸,突然间一亮,让他不禁为之一动。

不过他倒是很好奇,这女人到底会怎么做呢?他一直在猜测,但宋渺渺的言行举止,老是打破了他的猜测,他第一次看不明白一个人。

宋渺渺此时此刻,唯一一个想法。糖葫芦,宁可错过,不能放过的糖葫芦。

于是,满心满眼都是糖葫芦的宋渺渺,无意识的做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想不到的举动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女强小说
  2. 虐恋情深小说
  3. 虐恋小说
  4. 冤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