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仙侠 > 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

更新时间:2019-06-24 14:08:26

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

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 晚风吹行舟 著

连载中 笩晚舟上沅 婚姻爱情校园鬼怪耽美

甜宠新书《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》由晚风吹行舟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,主角笩晚舟上沅,内容主要讲述:你爱我么?笩晚舟含着泪问上沅,手里的剑止不住的颤抖。上沅沉默不语,为了世人他不能说爱,但是也强迫不了自己说不爱。笩晚舟吐了一口鲜红的血,渐渐魂飞魄散。如果有来生,但愿我们再也不见。由女主重生,复仇而展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好啦,今日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,你若还感兴趣我下次再说吧!

筏一望了望窗外的彩虹,黑暗的眸子变得明亮起来;眼眶仍有点湿润。

此刻他终于知道筏一的良苦用心了;一方面自己牵制着痛不欲生的玲子活下去,另一方面玲子牵制着自己去随他死。

“恩……那好吧”

玲子望着望舒眼角晶莹透明的泪滴,她确信此后这个世界上;只有望舒伯伯会像爷爷那般对待他了。

突然一阵微风起,玲子轻轻微迷了凤眼。

睁开眼来发现望舒伯伯竟然化为仕女模样了,真是为之惊艳啊!

肤若凝脂,香娇玉嫩;白里通红的双颊,映衬着小小的瓜子脸格外娇羞可人;娟娟却月眉,目若秋水,顾盼生辉;明眸皓齿,口若朱丹。

一袭黑色长裙落地,袖口用粉色丝线绣着几朵粉色的并蒂桃花,尾摆还用了白色丝线绣了一只昂立水中的白鹤。

这……这简直就是仙女啊!

玲子结结巴巴的说着,再望了望铜镜中的自己,真是自愧不如啊!

望舒掩面笑着说:“你和晚舟妹妹见到我的第一眼都如此相像,目瞪口呆。”

“晚舟?筏晚舟么?为什么人人都说我与她相像,我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
玲子满脸疑惑,正准备问的时候望舒已经开口说:“你想知道自己和筏晚舟的故事么?”

玲子点了点头,

“这个故事说来话长了;那就从上沅与玄尧大战的时候说吧!”

上沅与玄尧原本是文晨学堂里的学生,和我与筏一筏晚舟都是同届的;在这一批学子中最有资格修炼成仙的小妖是上沅和玄尧;但是修炼成仙的名额只有一位。

那时我们都还是肝胆相照的亲兄弟,上沅与玄尧决定就让晚舟妹妹先成仙。后来晚舟在天上做了一名仙子,可是天界法规无情,戒备甚严;晚舟妹妹过得一点都不开心,好不容易可以下凡来看望我们,也是哭肿着眼睛来的。

当时我便知神仙也并不是那么好当的,还不如做个妖怪自由自在呢!便决定不去修仙,而且当时玄尧妹妹蛇女因年幼有疾需要人照顾,我便留在妖界照顾她了。

再后来,几百年过去了,筏一成为天界鸟组族长,玄尧与上沅成为天界南北战神;只可惜当时天界有党派之争,玄尧与上沅各为领袖,有不同的立场;兵戈相见是在所难免的了。

只是一切都来的太快了,快到都没有商讨的时间,便开战了。

那一场战争,持续了三天三夜,可谓是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。

其实也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站的立场不同;上沅希望用自己的力量重新改变三界,让原本充满利益黑暗的世界,变成和平幸福的世界。但是玄尧却想灭了天界,让妖界成为至高无上的统领着,自己便是这三界霸主。

战争是没有输赢的,只有流血与悲号;在世人痛苦的哀嚎与悲愤下,晚舟妹妹再也按捺不住了,她是一个充满血性的女子;决定去劝玄尧投降,让玄尧以自己为人质,来要求停战。

只是后来玄尧背叛了晚舟,玄尧是将晚舟作为自己的人质,只可惜却要求上沅交兵投降,上沅为了三界稳定,国泰安详。并没有丝毫隐忍之心,弥留之际;玄尧以灵力所化的混炎掌向上沅打去。

空气仿佛都要凝结了……

被混炎掌打伤的人,基本上都是魂飞魄散。

可是,筏晚舟却挡在上沅的面前,顷刻间灵力全失,化为乌有。

再后来,就是你现在身处的世界啦,天界以玄尧逃入妖界为由,实则说是要严格统治,以振纲常;但其实就是暗地打压,肆意破害。

至于你的来由呢!那就非常简单了。

筏一带着侥幸的心理去战场上,希望能找到有晚舟妹妹的灵气。只是当时一片狼藉,没有任何生机,如同炼狱一般;筏一找了一天一夜,终于发现还有一丝生机的蔷薇,便带回来医治了。

救治你的这几百年中,筏一也消耗了大半灵力,可惜你还是天生失明。

其实我和筏一也怀疑了你好久,会不会是晚舟妹妹的重生;毕竟世间竟有如此相像之人,但究其根本你的原身是蔷薇,而筏晚舟是仙鹤。

而且中了混炎掌的人……

其实无论你是不是晚舟妹妹,筏一对你真的是无话可说,捧在手上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。而且养小妖也是天界大忌,他明明知道你不是但也甘愿为你冒风险。

其实如果筏一死后,你要是真的一点情意都不讲;我也不会再管你了

望舒的眸子在那一刹那间又散发着冰冷地气息,但转而间又宠溺的摸了摸玲子凌乱的发,发出一段轻盈的笑声。

玲子的疑惑终于结了。

“上沅杀我爷爷,负我奶奶,我定要他血债血偿”

玲子攥着拳头,咬着牙关;双眸中燃烧的火焰似乎都要溅了出去。

“好”

望舒扭过头,轻轻应了一句,便入里屋准备为玲子做晚餐了。

那个……为什么现在召唤仕女啊?

玲子望着穿着绣花罗裙的望舒说。

望舒站在门里,黑暗的屋子仿佛与黑色的罗裙融为一体,只有袖口的那朵桃花,和尾摆下方的鹤显得格外突出;十里桃花散发着淡淡清香,不知何时起已经铺了一层粉色的地毯了。

如若不是因为修仙,此时站在门外带着斗篷的人应该就是筏一了;良辰美景,佳人相伴。是多麽美的一段佳话啊!可惜年少时谁不想创一番天地出来啊!

望舒回眸对玲子微微一笑,这一笑容似乎看穿了玲子的一切。

往后你要修仙,我若以男儿身示人,多有不便,况且天上地下知道我女身的人并不多;保护你也方便些。

“哦……是这样啊!”

玲子恍然大悟,对望舒由衷的佩服;做事居然可以这么缜密,滴水不漏。

说罢,望舒便进去了,只留玲子一个人静静的回味往事。

一滴眼泪从眼窝深处,滑过脸颊;经过下颚,悄然落地。

桃花都要落了,那个说陪她一起看花谢花开的少年郎也早就不见了。

你活着我就是你的至亲兄弟,你死了我便是你未亡人;你不负我,我又岂能负了你,现在我终于能名正言顺的和你牵绊住了。

望舒抹去眼角的泪,瑟瑟苦笑:“一声舒妹妹!便让我铭记在心多少年;喜上眉梢难下心头多少年?。”

是日,天朗气清,和风煦日,殿业与兹九又被望舒用法术召唤来了。

小说《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》 第十六章:世纪之恋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婚姻爱情小说
  2. 校园小说
  3. 鬼怪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