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都市 > 狂婿

更新时间:2019-06-12 16:22:12

狂婿

狂婿 答案永远倔强 著

已完结 陈铁林清音 古装冤家都市鬼怪

小说主人公是陈铁林清音的小说是《狂婿》,它的作者是答案永远倔强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别人当上门女婿,曰子都过得挺憋屈的,陈铁当上门女婿,却活脱脱成了大爷…………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有没有搞错,好歹我也帮你找到了李强的藏尸之处,而且还救了你一回,现在还给你治病,你不感激就算了,还说我**?”

听到宁铁男的尖叫,陈铁怒了,别以为你是警察我就不敢翻脸啊,惹怒小爷,就不给你扎针了,痛死你丫的。

宁铁男羞愤欲绝,恨不得吃了陈铁,怒道:“是,你救了我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但你也不能趁机占我便宜呀**。”

陈铁睁大眼,一脸惊奇,说道:“宁警官,我怎么就占你便宜了,说话讲点道理好不好。”

宁铁男小脸通红,喘着粗气,陈铁占了便宜还一幅无辜的样子,真是能活生生把人气死。

“你,你摸了我的肚子,还说了白**嫩的,这不是占我便宜吗,该死的,你这个**的**……”宁铁男尖叫道。

陈铁一怔,然后神色变得相当嫌弃,撇嘴说道:“你还真是会胡搅蛮缠,我那是在摸你吗,我是在给你**,另外,我说你皮肤好,也是在夸你,你跟我生个什么气。”

说到这里,陈铁看了一眼宁铁男,很是不屑地摇了摇头,又说道:“况且,就你这样连胸都长得不太明显的,我能占得了什么便宜。”

我的天,占了便宜不说,还嫌本小姐胸小,现在的登徒子都这么嚣张了?感情被占了便宜,自己还得向他说一声谢谢?

宁铁男感觉自己浑身燥热,头顶估摸着得冒烟了,完全是被气的,该死,她就没见过如此厚颜**之人,占便宜都占得……如此理直气壮。

“得,我不跟你多说了,我不用你治疗,你滚你的,我自己休息一会就够了。”宁铁男忍住了怒火,瞪着陈铁说道。

陈铁皱了皱眉,认真地说道:“既然我已出手为你治疗,就绝没有半斜而废的道理,否则,如果以后师傅知道我出手却没将你治好,非得打断我的腿,他会以为我学艺不精,砸了他的招牌,所以你还是躺好吧,再扎两针就行。”

宁铁男真是傻了眼,好么,不想治都不行了,陈铁一脸认真的样子,更是让她分不清这**是真的要将她治好为止,还是寻个借口占她便宜。

不过,陈铁可不管她,手一伸,就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长长的银针来,比划着就准备给她扎针。

“你要干什么,停手。”宁铁男这回真的是大惊失色,任谁被人拿着一根四五寸长的银针比划着要扎针,都很难淡定得了。

什么仇什么怨啊,你就要拿这么长的银针扎我的肚子,这是想为我治病,还是想要命呢。

陈铁满头黑线,宁铁男这紧张兮兮的样子,搞得像是自己要**她似的,不由怒道:“闭嘴,给我躺好,你一个警察,针灸没听说过么,现在只是扎两针而已,还能痛死你不成。”

这家伙说话一点都不会客气,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,话音一落,按着宁铁男的肚子,手腕快得不可思议地动了几下,接连几针便是扎在了宁铁男的肚子上。

宁铁男只觉得肚子上像是被蚂蚁咬了几下,酥酥麻麻的,立即是惊慌地跳了起来,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小腹,却没发现任何针眼。

“你对我做了什么,**,你多大啊你就懂医术?扎坏了老娘,我把你关进局子里每天吊打你一百遍。”宁铁男真是急了,口不择言,连老娘都蹦出来了。

陈铁淡定地收起了银针,痛经而已,对他而言还真是扎两针就够了,不理宁铁男要吊打他一百遍的话,施施然说道:“你真是挺没脑子的,现在肚子还痛不痛,你自己感觉不到吗。”

宁铁男一怔,被陈铁这样一说,她立即是惊讶地反应过来,自己的肚子,竟然真的不痛了,不仅如此,肚子里似乎还暖洋洋的,十分舒服。

见鬼,难道这家伙还真把我治好了?宁铁男有些失神,本来还痛得要死的,被陈铁扎了两针,却立即就好了。

这家伙不仅鼻子相当神奇,身手也很惊人,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,现在,似乎是连医术也很厉害的样子呀。

宁铁男立即就忘了被陈铁占便宜的事,双眼放光,死死地盯着陈铁,这家伙,也太神奇了吧,光是已显露出的本事,就让人不得不震惊了。

“你可以呀,真的不错,我的肚子竟然不痛了,看不出来,你年纪应该不大,医术已经那么厉害了,而且心肠也不错,看到我痛得厉害立即就出手为我治疗,谢谢你了哦,救命恩人。”

宁铁男画风变得太快,站了起来,拍着陈铁的肩膀满意地说道。

事实上,见识了陈铁的神奇,她心中忍不住就有想要了解陈铁的心思,这简直就是个奇人啊,她很想知道,这家伙还会些什么本事。

“别给我戴高帽子,就是条小狗受了伤被我遇到,我也会出手治疗的,所以你也不必感激我,要不是你,我早该离开了,现在你已没事,那就再见吧,我还有自己的事忙呢。”

陈铁戒备地看了宁铁男一眼,俗话说得好,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这女人态度也变得太快了,陈铁觉得自己还是立即离开的好。

他可不想与宁铁男有什么过多的牵扯,就这一会儿而已,已经让他费不少事了,这女人就是个麻烦。

“喂,该死的,你那是什么眼神,怎么跟防贼似的,我还能把你给吃了。”宁铁男装不下去了,故态复萌,气恼地说道。

这**,居然把她比作小狗,真是气死她了,同时她也有些意外,自己长得也不算差吧,为什么这**就一点不给自己留面子?

居然嫌弃自己胸小没脑子,现在更是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,见鬼了,这**什么眼神呀?

陈铁摆了摆手,向别墅外走去,不想再多说,他有自己的事要做,可没空陪宁铁男瞎扯淡。

“这个**,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,而且我问了他名字两回吧,他居然都没说,不过么,只要在江北市,我就不怕找不到你。”看着陈铁离去的背影,宁铁男心中忍不住吐槽,这家伙,居然吝啬到连名字都一直未说呢。

随即,想到刚才陈铁手掌按在自己肚子上的场面,她不由有些脸红,暗暗骂了声登徒子,最算她再大大咧咧,心跳也免不了急促了几分。

…………

陈铁出了别墅,哪还管得了宁铁男在想什么,心急火燎地往陈家那破败的庄园赶去。

等他到了庄园外时,已是半个小时之后,走进庄园之中,绕过快要倒塌的房子,他立即就看到了,杨奶奶捧着一个饭碗,正在吃饭。

不过,却是没见陈灵。

“杨奶奶,吃饭啊,陈灵呢?”陈铁笑着打了个招呼,迈步走了过去。

杨奶奶整个身躯一震,抬头望着陈铁,浑浊的眼中刹那就出现了泪花,手中的碗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“是你,少爷,你回来了。”老人激动得不能自己,泪水居然立即流了下来。

陈铁一怔,有些意外地看着老人,他还没说什么呢,这杨奶奶就认定他是陈家的少爷了?

随即,他就明白,必然是陈灵已经和杨奶奶说过了自己的事情,老人应该是知道了他身上有着独属于陈家的木牌,所以,便已认定他是陈家的少爷吧。

“杨奶奶,千万别叫我少爷,称呼一声陈铁就行,陈灵应该和您说过我的事了,我身上有块木牌……”陈铁准备将木牌拿出来给杨奶奶看一看,谁料,老人家立即摇手阻止了他。

“不,不用将木牌拿出来,木牌是证明你是陈家子孙的信物,但是不用木牌,我也知道你是陈家的人,因为你和你爸,真的长得太像了,简直一模一样啊。”

杨奶奶情不自禁地走了过来,伸出结满老茧的双手,轻轻抚摸陈铁的脸颊,颤抖着说道。

陈铁略微失神,自己,与父亲长得很像么?他不知道,两岁时就发生了灭门惨祸,他被师傅所救,哪会有关于家人的记忆。

“我这老婆子呀,就是陈家的仆人,你小时候,便是我照顾你的,你胸前有个胎记,我没说错吧,想不到,当年的小不点,再见时已长大成人了,真好,少爷,能再见到你,我就满足了。”

杨奶奶抹了下眼泪,又笑又哭地说道,太激动了,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陈铁沉默着,他自然知道自己就是陈家的人,师傅已跟他说得很清楚,而且,他的胸前,也确实是有着一块挺显眼的胎记,这是作不得假的。

心中叹了一口气,他扶住激动到身形不稳的杨奶奶,说道:“是,您说的没错,我胸口上确实有块胎记,杨奶奶,陈灵,陈灵她应该便是我的妹妹吧,对吗?”

“是的,少爷,陈灵就是你的妹妹啊,当年我恰巧带她外出,从而避过了一劫,她七岁时我又带她回到了这里,一方面是方便让她上学,另一方面,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等到陈家活着的人回来,现在,少爷,我们终于等到你了。”杨奶奶抓住陈铁的手,虽然还流着泪,但却充满欣慰地说道。

陈铁心中翻起了波澜,然后,他缓缓地跪了下来,认真地说道:“杨奶奶,谢谢你,谢谢您养大了陈灵,您不是陈家的仆人,从今天开始,您就是我和陈灵的亲奶奶,以后,我会让您过上最幸福的生活,若违此言,便让我被天打雷劈。”

听了陈铁的话,七八十岁的老人,失声痛哭了起来,这么多年养大陈灵的苦,在陈铁这一跪之下,就都值了。

小说《狂婿》 第十五章:有这一跪,就都值了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装小说
  2. 冤家小说
  3. 都市小说
  4. 鬼怪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