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仙侠 > 恭喜狐王,终于有崽了

更新时间:2019-05-25 15:09:06

恭喜狐王,终于有崽了

恭喜狐王,终于有崽了 公子离 著

连载中 祝繁祝弧 古代修仙女强言情

火爆新书《恭喜狐王,终于有崽了》是公子离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祝繁祝弧,内容主要讲述:“呵,让我做祭品?找死!”祝繁擦干手上血迹,冷笑;一抔黄土一个深坑,前世的她便这样被那些人给活埋了!重活一世,祝繁发誓:她要让所有人偿命!继妹伪善?死!后娘算计?死!三八羞辱?还是死!村民:“你还是人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自从重生,祝繁的听觉和嗅觉就比平常人敏锐了许多。

一开始她也好奇自己的变化,但后来想了许久也没找到原因,便当是上天对她的眷顾了。

能重新活过,是她这辈子加上辈子都不想的,即便现在的她身体上已经没了感觉,不会疼也没了心跳,但至少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活着。

而活着,比什么都强。

十月的风已经开始转凉,吹在无感觉的祝繁身上引不起她丝毫的注意,往周围警惕地看了一圈,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已走到后山的另一边山脚。

周围除了偶尔的几声麻雀叫外便是风的声音,而方才的那股陌生的气息好似也跟着刚才的那阵风消失不见了。

祝繁皱眉,放在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捏成拳,在原地站了片刻后便转身打算下山,却不想才刚转身便听得不远处的大石块后传来响动。

祝繁顿住步子,在辨别出略微熟悉的气味后几不可见地勾出一抹冷笑,转瞬即逝,后道:“别躲了,我看见你了。”

话落,大石头边的那只脚明显僵住,片刻后从石头后走出来一人。

来人一身靛蓝色束腰绸衫,身形瘦削黑发及腰,谦谦君子温润如玉,白皙的脸上还带着被识破的尴尬。

祝繁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,收起面上的冷色,眨了眨眼不解地问道:“韶师兄,你怎么在这?”

虽说这里已经是山脚了,但不远处明显还拦住禁止“禁止进入”的牌子,像祝韶风这种规矩的人怎会不顾规定来此?

来人正是村长的孙子祝韶风,九月份刚满十九岁的他现在已然是村中姑娘们的梦中情郎,更别说他还在十七岁时便考上了举人,是他们村近年来唯一的举人老爷。

祝韶风见小姑娘今儿个穿得这般的单薄,不禁心疼起来,抿了抿唇从低处抬头看着她。

“繁繁,下来。”他伸手,长年握笔的手白皙修长。

换做前世还未事发时,祝繁或许会大大咧咧地把手给他,让他扶她下去。

但现在,祝繁只往那只手上看了看便一个跳跃从高处跳了下来,看得祝韶风当即心惊胆战,赶紧着走到她边上。

“这般高,怎能随意跃下,会受伤的。”

祝韶风皱眉,往小姑娘脚下看了看后抬眸不赞同地看着她。

祝繁看向他,一边拍了拍手,一边笑着说:“韶师兄太大惊小怪了,话说回来,你还没说你怎的在这呢?莫不是在这私会佳人?”

在等到那个人到来之前,她要好好地让祝家村存活下去,包括这村中的每个人,当然也包括眼前的这个人。

不过,她可是记得清楚,祝华对祝韶风可是存着别样的心思的……

祝韶风自然不知眼前小姑娘心中所想,只对上那双好看的带着揶揄之色的眸子,白皙的脸瞬间染上一层淡淡的粉红。

“繁繁又胡言了,”他将小姑娘头顶的枯草摘去,边道:“姑娘家,这般不知收敛,当心先生罚你。”

祝韶风是祝谏早年的学生之一,跟祝繁家三姐妹常常以师兄妹相称,唯独祝繁,他从未喊过一声“师妹”。

祝繁抬眸往头上瞧了瞧,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躲开祝韶风的手,边往栅栏外翻边说:“没办法,我就这样,改不了,韶师兄若不喜欢便别同我走得太近,省得污了你。”

一个利落的跳跃,祝繁直接翻出了栅栏,还把那块“禁止进入”的牌子给弄倒了。

祝韶风看得心惊胆战,却不敢同祝繁一般做出那样的动作,寻了处高地才跳过了栅栏。

出去后,他把那牌子给扶正,后大步跟上祝繁的脚步,伸手抓住其手腕。

“韶师兄?”祝繁当即就把手腕往外抽,却被对面的人抓得更紧了。

方才蹙眉,祝韶风便直接将她拽到了老槐树后,借着老槐树粗壮的树干隐藏了两人的身形。

祝繁抬头看他,不是很高兴,“韶师兄这是作甚?男女授受不亲,你莫不是把这都忘了?”

边说,祝繁边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手中抽出,翻转着手腕就要转身走。

“繁繁!”祝韶风大步一迈挡在她身前,低头皱眉看着她。

祝繁挑眉,觉着有些好笑,“韶师兄什么时候变成乌龟了,吞吞吐吐,可不是男子所为。”

对于祝韶风,她并无任何特殊感情,前世的祝韶风在她藏身后山时得病死之前娶了她大姐祝芙。

听那人说,祝韶风刚死,她大姐就被诊出两个月的身孕,祝华到最后也没嫁成她心爱的“韶哥哥”。

对此,祝繁倒是觉着挺解气的,至于她大姐祝芙,因为性子完全不一样,便也没有多亲。

或者可以说,除了荷香跟外祖母外,她跟她家里的人都不怎么亲,家人尚且如此,更别说其他人了。

当然,那个人除外。

祝韶风掩在袖下的手收成了拳,对上那双水盈盈的眸子,内心挣扎着,片刻后就在祝繁不耐地想要开口时他却抬手放在了祝繁的双肩上。

“繁繁,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

风停了,几只麻雀从头顶飞去,叽叽喳喳。

男子白玉般的脸上染上一层红色,有些像傍晚时分的云霞。

祝繁与他对视了片刻,遂斜眸瞥了瞥放在她肩上的手,却是没有躲开,勾唇一笑,娇俏灵动。

“刚才风太大,韶师兄说什么我没听清,能再说一遍吗?”

闻言,祝韶风的双颊顿时更红了,有些手足无措,放在那小小肩头上的手加大了力道。

祝繁没感觉到痛,只用那双单纯无辜的眸子瞧着他,便像是当真没听清他的话似的。

祝韶风抿紧了唇,后放柔了语气,也松了双手的力道,低头凑到祝繁眼前,低声说:“繁繁,我喜欢你,这次听清了吗?我喜欢你。”

喜欢到等不及让爷爷去祝家提亲。

他想,繁繁跟他向来亲,即便这半年来有了变化,也改变不了他看着繁繁长大这个事实。

在祝韶风看不到的地方,祝繁紧了紧拳头,片刻后灿然一笑,“还说我不知收敛呢,你不也一样?”

祝韶风对她的顾左右而言他感到无奈,也因她的反应提起了整颗心。

他把人抵到树干上,近乎以额相对地看着面前的人,道:“繁繁莫想转移话题,你告诉我,你可有喜欢我?”

这般的距离下,祝繁能清楚地听到来自他胸腔的心跳声。

祝繁还是笑,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,“韶哥哥这话说的,我自然是喜欢你的,你是我师兄不是么?”

闻言,祝韶风心中一紧,有些急切地说:“不是,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,繁繁,我……我对你……”

“别说,”祝繁突然收了笑,抬手拂开祝韶风的手侧身,不再看他。

祝韶风愣住,上前一步,“繁繁,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再抬眼,小姑娘的秀眉蹙着,看上去有些愁绪。

祝韶风不解,正想开口询问,却听她先开了口。

“韶师兄,虽我平日不知事,却也明白何谓‘男女情’,你想说的便是这个,对吗?”

祝韶风愣住了,没想到这话会从小姑娘口中先说出来。

祝繁无奈地笑了笑,继而叹了口气说:“谢谢你韶师兄,真的谢谢你,但……我们是不可能的。”

说完,祝繁在祝韶风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往自己大腿上揪了一把,想说把眼泪给逼出来,让自己看上去更真诚点。

然任凭她怎么揪,却是没有一丝的痛感,祝繁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个没感觉的人。

心下无奈,算了,这已经是她能演得最逼真的戏了,将就着看吧。

不过也真是奇怪,前世这个时候祝韶风应该再晚些才对她表明心意的,这回怎的提前了?

“为何?!”祝韶风有些激动了,没料到本是自己胸有成竹的事,这会儿竟是不如意。

祝繁吸了吸鼻子,垂眸装作伤心的模样,视线却不着痕迹地朝不远处的某处瞥了一眼。

随即,她在祝韶风看不到的地方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,再说道:“我不信韶师兄看不出来,华儿心悦于你。”

前世,也正是因为祝韶风的关系祝华便开始跟她疏远。

她这个人又是那种不愿去猜别人心思的,更做不出去讨好人的事来,所以也就导致这件事后她跟祝华的关系越渐的生疏起来。

甚至到她死的那一刻,祝华都未曾有半分的红眼,或者祝华便是觉得祝韶风的死就是她害的。

呵,也难怪最后带人上山的是她了。

“那又如何?”祝韶风皱眉,不清楚祝繁心中所想的他伸手捏住祝繁的手腕,急切道:“便是她心悦我又如何?与你我有何干系?我喜欢人是你。”

祝繁忍着想冷笑的冲动自嘲地勾了勾唇,再次扒开了祝韶风的手,说:“韶师兄想得太简单了,华儿是我妹妹,我怎能不管,在明知妹妹喜欢你的同时,我怎能夺人所爱?这件事,还望韶师兄今后切莫再提。”

说罢,祝繁便作势要走,然祝韶风却是不愿,以身子拦住她的去路。

“什么叫‘夺人所爱’?!”因为情绪激动,他的声音提高了好些,“告诉我繁繁,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?我们不是一直都很亲的吗?!”

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小说
  2. 修仙小说
  3. 女强小说
  4. 言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