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萌妻乖乖,老公站住别跑

更新时间:2019-05-25 10:23:42

萌妻乖乖,老公站住别跑

萌妻乖乖,老公站住别跑 白月二号 著

已完结 温知夏韩湛 古装青春江湖恩怨未来

小说主人公是温知夏韩湛的小说是《萌妻乖乖,老公站住别跑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月二号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父亲死后,被继母和妹妹扫地出门。 为了保全自家公司,她只能成为他的人。 本以为只是一纸契约,却没想到…… “契约里没写要领红本本。”温知夏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。 男人停下脚步,严肃不已:“嗯,契约里也没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啊?”温知夏假装糊涂,“你问我什么了?”

韩湛无语的黑了脸,这丫头,还真没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鬼点子挺多,也挺会演...

也真是小瞧她了。

“我问你,你的裙子是怎么回事?”

韩湛伸手,指向地上躺着的白色裙子。

温知夏低头一看,上面的果汁非常明显。

“我今天出去补办身份证,口渴买了杯果汁,然后不小心撒上去了。”

并不是她有意要说谎,而是她实在是不想提起那两个人,影响自己的心情。

然而,温知夏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是,她每次说谎的时候,都会情不自禁的把头发往耳后撇。

而她的这个小动作,早已被韩湛所熟知。

韩湛冷笑一声,直接坐到了沙发上,直勾勾的盯着温知夏,“温知夏,为了惩罚你,请把你手上的睡衣放下,当着我的面换衣服。”

“什么?”温知夏一脸疑惑的盯着韩湛,“我做错什么了你要惩罚我?”

“先把你胸前的衣服拿开。”

韩湛说这句话的语气,是那种完全不容人拒绝的,连带着室内的温度,都陡然降低了几分。

温知夏瑟缩了一下,知道韩湛这是生气了。

虽然她现在并不明白韩湛究竟在生什么气,但她却只能乖乖的,照做。

不得不说,温知夏的身材十分好。

韩湛不由得伸手摸了摸眉毛,这是他稍微有些紧张时会有的小动作。

他也不得不承认,刚才才积蓄起来的一点怒气,现在显然消失殆尽了。

好像面前这个女人,就是有这种,让他陷入温柔乡,完全不想理会其他的本事。

温知夏换好衣服后,继续乖乖的站着,动也不敢动。

毕竟,她不知道韩湛究竟在生什么气,但也不敢惹他。

毕竟是她的金主...

韩湛无奈叹了口气,朝温知夏走过去,一把抱住了她。

脑袋深深埋进了温知夏的秀发里,一股好闻的发香顿时将他一天的疲惫都冲刷的一干二净。

韩湛深呼吸一口气,附到温知夏耳边,温声说:“我不喜欢女人撒谎,以后只能跟我说实话,好么?”

突如其来的温柔话语,让温知夏心脏停跳了一拍。

心里头痒痒的,酥酥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,可她却也想不明白是什么。

只觉得,韩湛呼在耳边的气让她的耳朵很痒,他抱的她很紧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,他温柔的话,让她有些心跳加速...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连带着温知夏自己出口的声音,也非常温柔。

温柔到韩湛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一个吻就印了上去。

一碰到这个女人嫩滑的皮肤,他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。

以前那个自控力极强,常年一副冰山脸的韩湛,在温知夏面前,溃不成军,从此再不知“自控”二字为何物。

一场大战后,温知夏的嘴再次酸的不行,酸的说话都哆嗦了。

韩湛爽了过后,还算有点人性,心疼温知夏辛苦,便准备带着温知夏出去吃顿大餐。

也好给这个瘦的跟皮包骨似的小丫头好好补补。

然而,从下车开始,温知夏便一直低着头走在韩湛身后,并且步子慢的跟踩蚂蚁似的,离韩湛越来越远。

韩湛回头喊了好几次,温知夏才亦步亦趋的跟上。

就连上了菜开始吃饭,温知夏也一直低着头,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。

显然,韩湛有点不开心了。

筷子“哐当”一声放到餐盘上,盯着温知夏,“你怎么了?没胃口?”

温知夏摇头。

“那你怎么回事?是这些菜不爱吃?”

“不。”温知夏摇头,“你点的都是我爱吃的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吃?”韩湛黑脸了,显然不懂面前这个小女人又在闹什么别扭了。

由于韩湛声音拔高了两度,就像在凶温知夏一样,温知夏顿时觉得有些委屈。

她放下筷子,咬了咬唇,低头小声说:“我不想被别人看见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韩湛浑身上下温度很低,“我有这么让你见不得人么?”

开什么国际玩笑,多少人巴结他还来不及,多少女人磕破了脑袋想尽了办法就想跟他共进一餐。

怎么到了温知夏这个女人这里,就连跟他吃一顿饭都这么不情不愿呢?

温知夏扁了扁嘴,摇头说:“我只是不希望别人知道,我现在在被你包养...”

那望向他的眼神,水汪汪的。漆黑眸子被晶莹包裹着,说不出来的可怜,让人心疼极了。

韩湛心头的怒火顿时消失殆尽,既无奈又无力。

感觉自己好像拿这个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
韩湛叹了口气,说:“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包养你,你想什么呢?”

温知夏抬眸,惊喜的看着韩湛。

他没有在包养她,那他们俩是?

突然,温知夏心头砰砰跳了几下,并且心跳速度越来越快。

她只觉得,韩湛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特别温柔,出口的嗓音,也是极度的醇厚好听。

而他漆黑眸子里,犹如在荡漾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小旋涡,仿佛她一个不留神,就会被彻底吸了进去。

温知夏敲敲脑袋回了回神,心情一下子大好。

看着这一桌子她爱吃的菜,顿时也是食欲大开。

拿起筷子便开始大快朵颐。

见着面前这小丫头总算雨过天晴了,韩湛心头无奈笑笑,复又开始动筷子吃饭。

温知夏看来真的是在家里体力耗的太严重,饿坏了,一直顾着吃,连韩湛停了筷子看了她很久都不知道。

当她吃的心满意足后抬头,正正好对上韩湛漆黑的视线。

温知夏尴尬的用纸巾抹抹嘴,像化解尴尬般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菜啊?”

韩湛笑了笑,说:“要想知道你喜欢什么,还不简单?”

温知夏吐了吐舌头,心里觉得暖暖的,说:“那你喜欢什么呀?”

“你。”

简简单单的一个字,犹如一只手,突然将温知夏的心脏给抓住了。

温知夏觉得,此刻自己好像脑袋发懵,开始耳鸣,天旋地转。

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什么也听不清了。

脑子里就一直回旋着韩湛的那句话,那个字,以及,他说话时,唇角勾起的笑容,和眼底望不到底的笑意。

温知夏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韩湛回家的,好像心跳一直都跳的很快很快,脸也一直发烫,脑子里意识不清,连看都不敢看韩湛,更别提跟他说话了。

而韩湛撩完后,好像也消停了,一路上也专心开车,没跟温知夏提别的。

当然,温知夏没有注意到的是,韩湛一直上扬的嘴角,和势在必得的眼神。

出来折腾一趟,两人也累了,回去便早早的洗澡睡觉了。

当然,睡觉时,韩湛一如既往的紧紧的抱着温知夏。

而一向睡觉不安分的温知夏,就这样硬生生的,被掰的安分了,躺在韩湛怀里,安安心心的进入了梦乡,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睡着了的她,手直接环住了韩湛的腰,抱的紧紧的,腿也搭在了韩湛身上,犹如一个八爪鱼般,缠韩湛缠的紧紧的。

她倒是安安心心的睡着了,舒服的还流着口水。

可怜了咱们韩爷,被挂的喉头直渴,心头发热,却又不忍心吵醒怀里这个小丫头。

忍了大半夜没睡着,第二天却还是只能早早起床上班。

而这个罪魁祸首小妖精,翻了个身把被子当做韩湛就继续抱着睡了...

真是每天都睡觉睡到自然醒啊...

不行,是不是让她过的太安逸了?

看来得早点让这小丫头去学校上学了。

沉沉睡着的温知夏,当然不知道,自己的日常行程都已经被这个黑心的男人划进了脑子里了。

她的整个人生,都已经被他规划进了他的世界里。

再也别想逃出去。

温知夏一觉醒来后,便收到了云京大学的电话,说是让她明天回去上课。

当初开除她的,是这个大学。

现在殷勤着邀请她回去的,也是这个大学。

还真是个笑话啊。

当初系主任把书砸到她脸上,让她滚出云京大学的大门,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云京大学一步。

而现在,却眼巴巴的求着她回去了。

呵...讽刺至极。

一想到被冤枉的那些日子,被众人围观指指点点,不被任何人信任,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是嘲讽鄙夷的时刻。

温知夏便觉得遍体发凉。

当初发生的事情,她没有那个能力去为自己辩护,更没有任何人愿意信任她。

而现在,既然已经选择要重新开始了,那她便会活出全新的自己。

曾经那些害过她的人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!

晚上韩湛回来时,带了很多东西回来。

包括温知夏上课用的包,文具,书,甚至是她学校寝室的床上用品,都准备的一应齐全。

比温知夏自己想的都还周到。

温知夏摸了摸这个粉色碎花三件套,疑惑的望向韩湛:“你不是不准我住在学校吗?为什么还给我准备这些?”

“我只是不准你晚上睡宿舍,但是你中午还是可以回去午休的。”

“哦...”温知夏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甜滋滋的,“那还是原来那个宿舍吗?”

“难道你还想跟那些人住在一起吗?”

“不想。”温知夏脸色立马沉了下来,“既然已经注定是仇人,那何必再去惺惺作态。”

“仇人?”韩湛挑眉看向温知夏,“她们得罪你了?”

“得罪我的人多了去了。”温知夏冷哼一声,“冤枉我替考的老师,给我下套的同学,等着看我好戏的室友,开除我的系主任...呵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

温知夏手里紧捏着被单,甚至都快冒出青筋。

那眼底的眼神,果决而勇敢。

就像是被激起斗志的猛兽,不撞南墙绝不回头。

明明此刻的温知夏是那么的无情冷血,甚至是残忍...

可偏偏,韩湛只想轻轻将她拥入怀里,心疼她所受过的一切苦难。

他好想告诉她,无论什么事,都有他替她扛,其实她不必这么坚强。

可他却又太了解她了...看起来温柔可爱,其实就是头浑身带刺儿的倔驴。

而他能做的,也就只有默默替她遮风挡雨了吧。

放她出去闯,只要她知道回家,他便会一直在家里等着她。

翌日一早,韩湛亲自开车送温知夏去学校。

毕竟是重回校园的第一天,韩湛知道温知夏表面风平浪静,心里肯定也有些打鼓。

韩湛侧头看了看温知夏,问:“学校里有没有男生追求过你?”

温知夏一愣,转头看向韩湛,呆呆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可能是我名声太差了吧...没人敢招惹我...”

尽管温知夏嘴上这么说,可脑子里难免浮现出楚灏的脸庞。

她一整个青春,眼里心里脑子里装的都是楚灏,满满的楚灏,就算有其他男生追求,她又怎会放进心里呢?

可现在,楚灏被温双双迷惑,早已不是她曾经喜欢的那个模样。

不辨是非,不识人心...

一心沉迷于女色...

温知夏突然觉得,自己的一整个青春,都爱错了人。

陷入沉思后,难免神色有些恍惚。

突然被韩湛猛的敲了一下额头,温知夏疼的惊呼一声,抬眸气恼的瞪着韩湛:“你打**嘛?”

“在想哪个野男人了?”韩湛给了温知夏一个轻飘飘的眼神。

温知夏揉揉额头,没好气的说:“韩爷,我只有您这一个野男人!”

“噗...”

一句话,直接把韩湛给逗乐了,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温知夏瞪大瞳孔,不可思议的盯着韩湛。

“韩爷,您这是?笑了?”

韩湛嘴唇微带笑容,瞟向温知夏,“怎么?只准你哭,还不准我笑了?”

温知夏砸吧着嘴摇头,“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...咱一向温文尔雅的韩爷,居然也有笑的如此狰狞的时候...”

“狰狞?”韩湛不仅笑容没了,脸也黑了,“温知夏,你刚才说什么,你给我再说一遍?”

温知夏立马缩紧身体,直直摇头,“不不不,我刚才什么都没说,一定是您幻听...幻听了...”

韩湛没好气的剜了温知夏一眼,温知夏感受到韩湛的杀气后,直接缩成了一团...

事实上,韩湛表面黑了脸,心里还是美滋滋的,没多久唇角便又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。

温知夏啊温知夏,你说,你愿不愿意,这辈子就伺候我韩湛一个野男人呢?

到了学校门口,韩湛嘱咐温知夏下午下课等着司机来接后,便也就开车去公司了。

温知夏的宿舍,他早已派人去收拾好了,温知夏的东西也都搬过去了。

现在,温知夏只需要自己去教导主任那儿报道,然后回班上上课。

看着校门口“云京大学”四个烫金大字,温知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恍惚。

好久没回来了...

这个曾经带给她无数痛苦的地方,现在...

她要以全新的面貌回来,把过去的痛苦全部埋葬!

温知夏拳头微握,深呼吸一口气后,昂首挺胸迈步进了校园。

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后,温知夏先礼貌敲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温知夏走进去,礼貌的说:“教导主任好,我是温知夏,我来报道。”

“哎呦,是小夏回来了啊。”教导主任一看见温知夏,整个眼睛都亮了,赶紧从办公椅上站起来,朝温知夏走了过来。

还小夏...真是恶心。一下子变得这么殷勤。

温知夏表面云淡风轻,心底则是不停冷笑。

当初怎么赶她走的,她可是记的一清二楚呢。

温知夏掩下心里的嫌弃,扬唇笑着说:“教导主任,我来填一下表格,等会儿该回去上课了。”

“噢对对对,你先填表,不能耽搁你上课。”

教导主任赶紧屁颠屁颠的去拿表格,还把笔也备好了,送到温知夏面前。

“来,小夏,你坐着写,不着急哈。”教导主任一脸的笑,一脸横肉堆在一起,这张老脸实在是让温知夏恶心反胃。

“嗯...谢谢主任...”

温知夏接过表后,便坐在沙发上开始填写。

教导主任不知何时坐到温知夏斜对面,一直盯着温知夏笑。

那眼底,充满毫不掩饰的打量。

“小夏啊,之前我都不知道,原来你啊,是韩爷罩着的人,以前的事情...如果李某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还请小夏多多海涵啊...”

温知夏眼底闪过一丝嘲讽,头也不抬,云淡风轻的回答:“主任一直秉公办事,学生不敢不服...”

这话说的,其实就有点火药味了。

反正您李主任不都知道了咱温知夏是韩湛罩着的人,那刺你几句又何妨?

既然您李主任也知道当初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那一句“多多海涵”就算完事儿了?

温知夏一句话,让李主任脸色有些尴尬。

可温知夏察觉到了,但却丝毫没当回儿事儿。

现在只是让他尴尬,之后,要他偿还的债还多了去了!

写好表格后,温知夏站起来,递给李主任,“主任,我写好了,先回教室上课了。”

李主任缓了一会儿后,又堆了一脸谄媚的笑,“好好好,你先去上课,以后有什么事,都可以来找我哈,我帮你解决。”

温知夏弯唇笑了笑,“好,那就先谢谢主任了。”

“哎...”李主任拍拍温知夏肩膀,“都是自己人,不用客气...”

温知夏嫌恶的看了看那只手,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,“那主任,我先走了,您忙。”

“好好好,小夏拜拜,记得好好学习哈~”

当温知夏背着书包踏进教室时,原本吵闹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。

温知夏在门口停驻了一会儿,抬头看了看。

嗯...还是那个熟悉的地方,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。

甚至,她的座位,也一直空着。

温知夏一脸淡然的朝着自己经常坐的位置走了过去,她一脸轻松,不带任何紧张,脸上也没有丝毫情绪。

可这样的她,已经和以前有了完全的不同。

以前的她,是黯淡的,渺小的,不被人注意的。

平日里被周岚和温双双欺压,心里又藏着一个楚灏,一直都显得自卑怯弱。

可现在的她,有了自信,有了底气,每走一步路,都是光芒万丈。

一身价值不菲的鹅黄色连衣裙,衬的她肤色雪白,漆黑眼底似闪着光。

脊背挺直,步履优雅,有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。

不管是男生女生,此时目光都像是黏在了她身上似的。

慢慢的,有些目光变成了惊讶,有些目光变成了惊艳,也有些目光变成了嫉妒,更有大部分的目光变成了嘲讽。

等大家回过神来后,窃窃私语声也开始了。

“这不是温知夏吗?她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感觉跟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“做了那么多坏事,还是被开除的,她怎么有脸回来的啊?”

“对啊,换做是我,就算家里再有钱,那我也宁愿换个学校啊。名声都烂成那样了,等着回来让大家继续看笑话啊...”

“呵...本来就是个渣女,估计也是不怕别人看笑话的吧...”

“哦,可能就是传说中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类型吧。”

这些话,其实说话的人的声音并不小,温知夏都听见了。

只是,她早已见惯了这些人的面孔,所以这些人的这些话,丝毫不会让她的情绪产生一丝波动。

她淡定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把包放进桌洞里,然后把书,文具拿了出来,摆在桌子上。

温知夏的同桌田子婷刚上完厕所回来,看见自己旁边桌上坐了个温知夏,惊的嘴巴张了老大没合拢。

吃惊过后,赶紧屁颠屁颠跑过来,一把将温知夏抱住。

“唔...夏夏...你怎么突然回来的啊!”

“唔...夏夏,我好想你啊。”

田子婷抱住温知夏的胳膊,将头搁在温知夏肩膀上,不停的蹭。

温知夏不由得笑了。

她就知道,在这个班级里,总有人是真心期待她回来的。

只要还有田子婷在,那她都不是一个人。

温知夏摸了摸田子婷的脑袋,说:“我也想你呢,这不回来看看你。”

田子婷抬眸,朝温知夏眨眨眼,“夏夏,这次回来,你就不要走了,好不好?没有你当我的同桌,我一个人好孤单啊...”

温知夏故意耷拉下脸色,“哦...原来是一个人孤单才希望我回来的啊...”

田子婷赶紧坐直,紧张的摇头解释,“不不不,才不是呢,这只是非常非常非常小的一方面而已。更多的啊,是我太喜欢夏夏了,希望夏夏一直都在我身边...”

田子婷甜甜的声音,撒娇的话语,不由得让温知夏弯唇笑了。

温知夏捏了捏田子婷的脸蛋,“嗯,好,以后我们一直陪在彼此身边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装小说
  2. 青春小说
  3. 江湖恩怨小说
  4. 未来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