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重生 > 裙下之臣:为夫之道

更新时间:2019-04-28 16:22:17

裙下之臣:为夫之道

裙下之臣:为夫之道 青楼 著

连载中 许言萱苏祁 总裁暖婚宫斗耽美

火爆新书《裙下之臣:为夫之道》是青楼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言萱苏祁,内容主要讲述:“姑娘,请自重。”苏言萱衣裳半露,依偎着靠在他身上,某男人却是满脸厌恶。转眼间,男人却是同苏言萱把酒言欢,笑开颜。青楼处,她是众人皆知的花魁;一转身,她又是出名毒医。前世,苏言萱身为毒医却被心上人亲手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这位公子凭什么说我家公子是在骗人?怕不是我家公子说对了你的病,戳了你的痛处?”红儿是个暴脾气,心直口快。

“你……”刘能被红儿一通话说的哑口无言。

这时,刘能的表哥站了出来,说道:“若不是骗子,还请公子证明自己的医术。我这表弟要是说错了,我带着他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红儿看着刘能冷哼一声:“表哥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怎么有这样一个弟弟。”

蓝儿连忙拉住红儿:“小声点儿!你这心直口快说的舒服,也不想想公子!”

红儿不好意思地卷了下发尾。

许言萱知道这是个宣传的好机会,她看了一圈,每个人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。

在看到苏祁的时候,许言萱有意的躲了过去,这让苏祁有些疑惑。

许言萱微微一笑,确定了人选。

“这位大哥的家中是否有人患病?”许言萱对着刘能的表哥说道。

刘能的表哥一惊,随后就平复了情绪:“我家确实有人患病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你知道这个也不奇怪。”

“我还没有说完,”许言萱继续说:“家中病人久病不愈,并不是病难治,而是少了一味药。”

刘能的表哥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喜色:“那敢问公子是哪一味?”

“麻黄。”

“麻黄?”刘能的表哥有些疑惑。

许言萱解释道:“麻黄乃是发汗之物。”然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把现代的一些理论解释给他。

刘能的表哥自己顿悟了:“公子是说贱内体内污浊过多,需要排出来?”

许言萱说: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刘能的表哥大喜:“谢公子提醒!”然后就揪着刘能的耳朵给许言萱道歉。

“可否请问公子怎么知道缺了麻黄这一味药?”刘能的表哥小心翼翼地问道。他对于许言萱的回答不抱希望,这些独门诀窍怎么可能会告诉他一个外人呢?

许言萱淡淡地说道:“我自小服药,对于药材的味道比起常人来说更敏感。方才在你身上闻到了药材的味道,分辨出了是哪几味药,但是见你的身体也不像服药的样子,可以推断是日日为重要的人煎药染上了味道。”

许言萱的一番话让众人惊叹。苏祁把扇子一收,不轻不重的在手上磕了两下。

这时其他人也憋不住了,七嘴八舌的问许言萱是否能看出自己得了什么病,许言萱一一应答,全部说对。众人皆惊,忙问怎么治。

“我们这儿还没开张,连个药材都没有怎么给你们治?”红儿又憋不住了。

许言萱按住红儿,然后扭头对大家说:“大家若是着急,我待会儿就写方子,若是不急还请大家等到明日。”

众人的病也不是什么大毛病,有更好的大夫为什么不看好的呢?说明日看那明日来就是。

许言萱见众人安静了下来,便吩咐蓝青红三人接着弹琴跳舞。

本来众人来这里就是看个热闹,看到有人唱曲儿跳舞就叫了几碟小食观看起来,看的兴起竟向舞台边儿上丟起铜钱,出手阔绰的也会丟些碎银子。一天下来,这盈利就超过了往月一月有余。

老鸨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还有沉甸甸的铜板,手都抖了起来,她从没有一次性看过这么多钱。

许言萱拿起桌子上不知谁丢下的折扇轻敲了一下老鸨的肩膀:“没出息。”

老鸨一脸不好意思。

“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,老鸨老鸨的多不好听。”许言萱丢下手中的折扇,对老鸨说道。

老鸨说:“我做了这行便把名字抛弃了,小姐你叫我王婆吧。”

许言萱纠正过好几次她们让她们叫自己“言萱”,之后便放弃了。

“小姐小姐,外边有个药材商想见你……哎呦!”红儿总是冒冒失失的,进个门还差点摔倒,还好许言萱及时扶住了她。

“你小心点儿!”

红儿不好意思地卷了下发尾。

“我先去换上衣服,你和蓝儿先过去让他坐下,给他倒茶。”

“是!”

许言萱又换上了她做“毒医”时的装束,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面具遮住了她的表情。

许言萱走到客厅时,发现蓝儿已经和药材商聊了起来。

见“毒医”出来了,药材商赶忙起身,躬身行礼:“今日得知‘毒医’,百闻不如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先生客气了。”许言萱请药材商坐下,自己也坐在他的对面。

药材商一脸赞许地看着蓝儿,然后对许言萱说:“没想到‘毒医’手下还有此等经商奇才。”

许言萱看了一眼蓝儿,心中了然。

“我就直接说吧。”药材商显然不想跟许言萱耍心眼,他说:“最近药材的生意并不景气,我想和您的医馆合作。”

“合作?”

“是的,在您这儿看病的病人只要拿着您的药方来抓药,通通打九折,而你们就从中抽成。”

许言萱略微一思索,说:“合作可以,但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“您请说。”

“不用打九折,原价就行,但是若是药方上有我做标记的,打七折,而我不用抽成。”

药材商有点不明白许言萱的目的。

“只要照我说的就成,可以吗?”许言萱问道。

药材商心想,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赚钱的,“毒医”的名头打出去之后,慕名而来的病人只会越来越多,即使单个赚的少,积少成多,数目也是很可观的。

于是药材商就答应了许言萱的要求。

两人拟了个契约,签字画押。

临走前,药材商看着蓝儿,嘴里念叨着:“要是能跟我有做生意那该多好啊。”

许言萱心里一动,叫住药材商:“我这蓝儿妹妹自小都有经商的心思,可一直没遇到什么合适的……”

药材商听出了许言萱的言外之意:“我可以给令妹提供合适的机会。”

许言萱微微一笑:“那真是麻烦您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,以后可还要仰仗您哪!”

两人互拍了一回马屁,药材商便告辞回去了。

蓝儿并不明白许言萱为什么要让她去药材铺,但是她不会违背许言萱的安排。

入夜后,许言萱把蓝儿和青儿叫到了自己的房间,房间里已经准备好了药浴用的所有材料,这是她之前和红儿一起用今天赚的钱去买的。

“你们的病时间久了,疗程也需要花费些时间,我已经给你们抓好了药。以后你们白天喝一碗红儿给你们煎的药,晚上来我这里用药沐浴,内外皆治,好的会快一些。”

蓝儿自从家里落败之后,从来没有过家的感觉,今天是第一次。她“咚”的一声给许言萱跪下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:“小姐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!”

青儿也赶紧跪下。

许言萱急忙拉起她们:“你们身子还没好,以后再这样,我可要生气了!”

见蓝儿还在抹眼泪,许言萱佯装生气:“上跪天地,下跪高堂。我一不是天地,二不是高堂,你们这一跪,不是把我跪老了嘛!”

蓝儿听了许言萱的话,知道她是假装的,不禁破涕为笑。

见蓝儿情绪稳定了,沐浴用的东西也准备好了,许言萱让她和青儿进到了木桶之中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暖婚小说
  3. 宫斗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