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腊味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总裁 > 盛世隐婚:黎总,请自重

更新时间:2019-04-14 16:15:22

盛世隐婚:黎总,请自重

盛世隐婚:黎总,请自重 时亦 著

连载中 季泽柔黎新野 灵异耽美游戏情有独钟

完结小说《盛世隐婚:黎总,请自重》是时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季泽柔黎新野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对于季泽柔来说,这辈子有三件事最为后悔。其一,轻信夏夕夕其二,认识黎新野其三,成为黎太太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然而对于她来说,却是地狱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六章什么?怀孕了?

“傻孩子,这么说这种状况,你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啦?”

黎老夫人闻言眼睛晶亮,她抬手让人传唤私人医生过来。

吃酸想吐?

难不成...

私人医生来得很快,三两下替夏夕夕做了检查后,很快就拿到了化验结果。

“老夫人,夏小姐出现呕吐的症状,应该是孕吐的正常反应。恭喜夏小姐怀孕一个月了。”

“什么?你说夕夕怀孕了?”

黎老夫人闻言后又惊又喜,她双眼放jing光地看着夏夕夕,来回打量她和黎新野。

越看越欢喜。

而夏夕夕也摆出一副很震惊的样子,眼底的欣喜之意不言而喻。

轰——————

什么?

夏夕夕怀孕了?

这个消息惊得季泽柔瞬间傻愣在了当场。

季泽柔只觉得五雷轰顶,她耳朵嗡鸣一阵,瞬间感觉心中那么一丁点的好感全然瓦解。她眼前一黑,骤然昏倒在了地上。

扑通一声。

落地之时,砸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,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私人医生就在眼前,季泽柔却得不到半点的救治。

后来,她是被仆人给拖拽回了卧室。任其自生自灭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悠悠然转醒,双眸发怔地看着天花板,直觉分外恍惚。

她再一次躺在了那个黑漆漆的小屋子里,四周黑漆漆的,伸出五指都未必能够看清。

像一个择人而噬的黑洞,时刻要将季泽柔淹没在里面。

窒息,压抑。

诸多负面情绪蜂拥进了季泽柔的脑海中,铺天盖地的席卷全身,让她本能的害怕。

之前经历的一切,难不成都是梦吗?

嘶——

季泽柔想要爬起身来,手指却钻心的痛,让她措手不及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好痛!

那一切果然不是梦。

现实的残酷让季泽柔心中最后的一点幻想也瞬间湮灭,她眸光黯然,无助地趴在床上。

浑身都疼得厉害。

她想起了餐桌上发生的诸多不愉快的事情,所有的矛头全部对准了她。

那些指证织就成了一张弥天大网,将她给狠狠地压制住,动弹不得半分。

夏夕夕怀孕一个月。

而昨天她才和黎新野结婚。

虽然她知道了夏夕夕早就和黎新野厮混在了一起,但是她没有想到,两人居然早就暗结珠胎。

那么她呢?

名义上身为黎新野的妻子,实际上什么都不是。

想到这里,季泽柔只觉得心中堵得很,她万万想不到,黎新野居然都不舍得让私人医生来看她一眼。

身上疼,而胸口更疼。

撕扯般的剧痛让季泽柔险些再次昏厥。

都说十指连心,她的手已经月中胀到不能看,轻轻摩挲一下棉被都会传来钻心的疼。

季泽柔怅然若失,她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。

哐当一声,门蓦然被人粗鲁地推开。

瞬间将季泽柔吓了一大跳,突如其来的白昼亮光骤然刺痛了她的双眸,她下意识伸手去挡,来不及看清对方到底是谁。

皮鞋在地板上摩擦出清脆的响动,像珠玉一般流转,声声入耳,在耳膜处不断地撞击出声。

男子逆光而来,颓自站在门口,朦胧的灯光打在了他的侧脸上,五官立体而精致。

只可惜,他那双妖冶的桃花眼中却是暗藏凶芒,手指轻抬,扯开了衬衣上系着的领带。

黎新野缓缓走来,他将领带缠绕在了手心处,接着,轻扯嘴角,露出了一抹清冷的笑容。

“怎么?醒了?”

那一刻,给季泽柔一种错觉,这个男人仿佛和当年那个和煦如暖阳的少年重叠在了一起。

渐渐合二为一,成为了一个人。

季泽柔闻言,双眸微怔。

“新野...我...”

她试图讨好黎新野,话还没说完却被男子无情地打断。

“季泽柔,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打么?”

黎新野就这样看着她,悠悠走了过来。

每一步都让季泽柔感觉到强大的压迫感席卷全身,逼迫她想要用棉被掩住身体。

哗啦——

那个带有侵略性意图的男子冷冽一笑,三步做两步,借住长腿优势,快速走到了床沿处。

他脱下了西服,解开了衬衣的纽扣,将袖子挽好,继而快速出手,钳制住了季泽柔的下颚。

像是拎小鸡仔似的,将瑟缩发抖的季泽柔从被窝中揪了出来。

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威胁,季泽柔出于本能的拼命扑腾,她想要挣脱黎新野的束缚,惊得抬手去攻击黎新野的脑袋。

却不想反手被黎新野捏住了手腕,他欺身上前,将季泽柔钳制在自己的臂弯中。眸光深然,阴沉到可怕。

“季泽柔,之前我母亲说的话,是不是正和你心意?”

男子的威压大到骇人,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哪句话?

季泽柔只觉得手臂吃痛,她忍不住叫唤,奈何被黎新野困得死死地,压根无法动弹半分。

然而,季泽柔不表态的行为却让黎新野看做是默认。

他当下变得更加森冷骇人,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一句话,反手用领带将季泽柔的双手给束缚住。

“我告诉你,离婚这种事情,你别想,永远都不可能!”

黎新野撂下这句狠话,整个人的情绪明显不对劲儿。

“黎新野,你不爱我,我们彼此放过不好吗?”

季泽柔心里发堵,想都没想就说了这句话,然而,蓦然点燃了黎新野的暴脾气。

“你还真想过离婚?季泽柔我告诉你,你做梦!”

黎新野粗暴地解开皮带,快速地将衣服脱下,恶狠狠地盯着季泽柔看,。

动作很快,他陡然压制住季泽柔,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。

好冰!

男子的手掌石页大而冰凉,一路向下,这样的动作让季泽柔冷不跌地直哆嗦。

手掌抚上柔车欠,越过山峰,驱过平地,摸黑找到了路径,轻车熟路地开始攻城略地,没有半点前奏!

黎新野动作迅猛,让季泽柔吃痛地叫唤出声。霎时泪水盈眶,她浑身抽搐一般地疼,像是被卡车碾压双腿,险些要窒息。

那一刻,季泽柔想死的心都有。

“弄疼你了吗?”

感受到身下女子的害怕和胆怯之意,黎新野蓦然愣神片刻,他停下了动作,俯身在季泽柔的耳边呢喃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灵异小说
  2. 耽美小说
  3. 游戏小说
  4. 情有独钟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